參考消息網10月31日報道 外媒稱,緬甸仰光隨著緬甸房地產市場日漸繁榮,有關土地徵用的控訴也越來越多。提出控訴的人們說,他們被非法奪走土地,巨大的利潤和他們毫不沾邊。仰光市附近的一個工業開發區也是爭議的焦點。
  據美國之音電臺10月30日報道,仰光的開發印證了政府將國家向國際企業開放的目標。
  但是在這個由緬甸和日本共同開發的面向外國製造商的迪拉瓦經濟特區,存在著爭議。
  數千名當地人說,軍方在20多年前開始沒收他們的地契,現在這些土地已經變得很有價值,而他們卻被趕了出來。
  一些村民說,他們有320多公頃農田被軍隊奪去。
  蘇敏(Saw Min)一家她們家被強迫搬到她家農田對面的一個茅屋,而她們原本的土地上現在建起了一個價值幾百萬美元的公寓大樓。她沒有別的地方可去,於是嘗試所有的法律手段,以期獲得補償。
  她說, “他們聲稱我們沒有這些土地的法定所有權,用下達命令和警告通知的方式來強迫我們離開這裡。我不能從這裡搬走,因為我沒有別的地方可去。現在,我們通過出示所有權文件和向議長吳瑞曼(U Shwe Mann)寫信的方式來堅持捍衛我們的土地。”
  還有成千上萬的人也面臨著同蘇敏一樣的遭遇。
  總統登盛承諾要針對所有的土地侵占投訴案進行調查。但是很多人權組織說,政府的努力是不夠的。他們呼籲那些投資於緬甸開發項目的外國公司要搞清楚誰才是土地的所有者。
  與此同時,緬甸的物權法尚處在變化之中,對於那些像泰坦亞(Tamya Tay)一樣被建設熱潮弄得流離失所的人來說,未來依然存在很多不確定性。
  泰坦亞說,“如果我得不到補償,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去爭取。我沒有丈夫,對於法律和自己的合法權利懂的也不多。我希望,當其他鄰居都得到補償的時候我也能得到。”
  社區領導人瑪昆蘇哈(Makon Suha)說,他因為建設這個經濟特區而損失了近20公頃土地,他正在爭取一位議員使農田調查委員會受理他們的投訴。
  儘管總統承諾會給他們補償,但是當地居民說,他們對於能否為失去耕種了幾十年的土地而得到補償感到悲觀。
  瑪昆蘇哈說, “我不懂法律,也不懂土地所有權和租賃權,所以他們才能任意欺騙我們。我們所有的緬甸普通人都遭受了很大損失。只有和軍政府關係密切的人才能獲得好的機會。”
  在開發項目和外國投資迅速發展的步伐中,土地侵占案例是一塊試金石,將測試出緬甸的經濟政策到底是提升了多數民眾的收入還是只有利於一小部分人。
  
  【延伸閱讀】外媒:緬甸向外資開放銀行業 日本成最大贏家
  參考消息網10月3日報道 外媒稱,緬甸半個世紀以來首次向外國銀行敞開大門,向亞洲九家金融機構發放營業執照。這是緬甸吸引外資的最新努力。
  據英國《金融時報》10月2日報道,日本的“超大銀行”獲得這首批執照中的三分之一,西方銀行則對緬甸大多敬而遠之,說明東京雄心勃勃而歐美企業仍擔心與國際製裁發生衝突。
  緬甸發放的這批執照附帶諸多限制,但對想挖掘利用這個市場的企業來說是重要的第一步。緬甸擁有逾5000萬人口,它正幾乎白手起家打造工業,是東南亞、中國和印度之間的門戶。
  日本的三菱日聯金融集團、三井住友金融集團和瑞穗金融集團都如願獲得營業執照,這一執照的附帶條件是外資金融機構必須引入最低7500萬美元的資本,剛開始只能開設一家分行且只能辦理公司和大額銀行業務。
  1962年上臺執政的緬甸軍政府將外資銀行部門國有化。在此次恢復外資銀行部門過程中成功中標的其他機構是新加坡大華銀行和華僑銀行、中國工商銀行、泰國盤谷銀行、馬來西亞的馬來亞銀行和澳大利亞的澳新銀行。
  澳新銀行的國際和機構銀行業務主管安德魯·蓋齊說:“鑒於其國土面積、經濟潛力和地處中印之間的戰略位置,預計緬甸在中期內會是該地區增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
  贏家大多是預料之中的,不過有分析人士指出,日本目前格外關註緬甸。日本金融廳長官過去一年裡兩度訪緬,金融廳今年簽訂協議,將幫助緬甸建成一個覆蓋證券、保險和小額信貸的法律和規章制度框架。
  新加坡弗林斯合伙公司的緬甸業務負責人羅曼·卡約說,緬甸政府選中大型銀行是“把賭註押在規模上”,同時“對日本給予了很大認可”。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10月2日報道,澳新銀行、三家日本銀行以及其他五家外資銀行10月1日獲得在緬甸開展業務的牌照,這是外資銀行夢寐以求的。過去幾十年外資銀行一直被緬甸拒之門外。此前,25家外資銀行提出了牌照申請,力爭在緬開展業務。
  外界對緬甸央行的這一公告期待已久。該公告允許外資銀行在這個國度開展業務,這是緬甸新成立的文職政府正在進行的大規模改革的內容之一。
  根據規定,外資銀行不允許開展零售銀行業務,且只能提供外幣貸款,不允許提供緬元貸款,除非它們與一家本地銀行形成合作關係。
  儘管有這些最初的限制,但緬甸央行此舉還是被分析師贊為朝金融領域自由化又邁進了一步。預計此舉將大大改善在緬甸獲取資本的渠道,這方面的問題是外企在緬開展投資的一個關鍵阻礙。
  (2014-10-03 14:17:57)
  
  【延伸閱讀】 安倍訪緬甸“砸錢”拋巨援 緬甸視日本為“過客”?
  
  資料圖片:5月24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中)抵達緬甸仰光國際機場。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當日晚間抵達仰光,開始對緬甸為期3天的訪問。 新華社發(吳昂攝)
  新華網北京5月27日電題:安倍見緬甸總統拋巨援
  新華社記者史先振
  正在緬甸訪問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6日在新首都內比都會見總統吳登盛,宣佈免除緬甸全部債務,提供巨額經濟援助。
  專家認為,日本巨資砸向緬甸出於經濟和地緣政治雙重考慮。只是,緬甸把日本當作一個“財神爺”,不會向對待美國那樣重視日本。
  會後雙方發表聯合聲明,同意通過增進經濟、政治、安全合作,人員和文化交流,為兩國友誼奠定新的基礎。
  共同社說,雙方互換相關免債和援助文件,涉及免除緬甸剩餘1900億日元(18.8億美元)債務、新增510億日元(5.05億美元)貸款,以及2013財年提供價值400億日元(3.96億美元)援助。新增貸款中有200億日元(1.98億美元)將用於開發迪洛瓦經濟特區。
  安倍25日參觀了位於緬甸最大城市仰光以南25公里的迪洛瓦特區,見證兩國企業合作開發特區的諒解備忘錄簽字儀式。
  媒體報道,特區規劃占地2400公頃,包括一座港口和一座工業園。日緬分別持有49%和51%股份。按計劃,特區將於2015年開放,預計將吸引高新技術、勞動密集型、紡織業和製造業方面投資。
  關於政治與安全合作,雙方領導人決定就安全與地區問題加強對話,推動國防機構合作與交流。
  關於人員交流,安倍說,日本有意邀請約1000名緬甸青年前往日本訪問。應吳登盛要求,日方設計師將為今年12月在緬甸舉辦的東南亞運動會參賽運動員設計服裝。
  會見吳登盛的前一天,安倍25日在仰光皇家湖畔的五星級橡樹酒店會見了緬甸最大反對派全國民主聯盟領導人昂山素季。
  日本內閣官房副長官世耕弘成說,在30分鐘的會見中,安倍和昂山素季一致認為,緬甸需要建立一種制度。在這種制度下,企業可以一種穩健的方式進行投資和創造就業機會,以確保經濟增長。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緬甸祭拜二戰陣亡日軍陵墓
  按照世耕的說法,安倍告訴昂山素季,日本“渴望”支持緬甸的基礎設施開發、法律制度建設和培養法律專家。昂山素季則感謝安倍在她今年4月訪日期間的會見,請求日本政府關註緬甸人民和受援地區的需求。
  會見昂山素季前,安倍表示,“日本全國”,包括公共和私營部門在內將支持緬甸的改革。他說:“通過支持緬甸經濟發展,日本也可以促進自身經濟增長”。
  安倍最近公佈一項基礎設施產業出口計劃,打算在2020年前把這一產業的出口額提高3倍,達到30萬億日元(2970億美元)。
  在仰光期間,安倍表示,他是推銷日本技術和產品的“頭號銷售員”。
  就安倍的“砸錢”之舉,緬甸經濟問題專家肖恩·特尼爾說:“日本在緬甸的投資的確非常特別,我認為其數額之大可能令許多人吃驚。”
  特尼爾認為,日本把資金“送入”緬甸出於經濟和地緣政治雙重考慮。
  法新社26日說,在緬甸軍政府統治期間,與西方國家推行對緬製裁不同,日本一直與緬甸保持貿易和對話。
  日本為緬甸最大債權國,擁有對緬債權約5000億日元(49.4億美元)。2012年,日本宣佈免除緬甸所欠3000億日元(29.7億美元)。
  日本發展中國家經濟研究所緬甸問題資深研究員工藤敏博把日緬關係描述為“一廂情願”,日本對緬甸的援助沒有得到相應回報。
  工藤說,相比日本,緬甸更重視美國。“緬甸視日本為一個有錢的慷慨國家,但只把它當作一個‘過客’,緬甸相信美國掌握著通往國際社會的門票”。
  吳登盛本月20日在白宮與總統貝拉克·奧巴馬會談。他是47年來首位訪美的緬甸國家元首。
  (2013-05-27 11:00:22)  (原標題:緬甸一由日本投資的開發區存爭議 引燃民眾憤怒)
創作者介紹

褐藻醣膠

ao05aovry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