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日報網1月6日電(遠達)近幾十年來,很少有年份像2014年那樣一開始就充滿那麼多的悲觀情緒,一些專家對2014年的預測貫穿了一個主題,即這一年看起來與1914年相似得讓人害怕。《金融時報》1月6日發表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院長馬凱碩的文章稱,大多數學者的預測都是悲觀和令人沮喪的,尤其是對於東亞。然而,雖然發生了許多可怕的事件——從馬航MH17航班在烏克蘭墜落,到尼日利亞數百女學生被綁架,以及“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Isis)的崛起——但我們避免了全面的世界大戰。現在,2014年已結束,沒有重現1914年的悲劇。探究為什麼這些學者預測錯了(特別是他們認為亞洲存在衝突可能性的想法)或許是明智的。
  這些專家都不是輕量級的。傑出的歷史學家瑪格麗特?麥克米倫(Margaret MacMillan)在2013年12月的一篇為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撰寫的文章中說:“像1914年的世界一樣,我們正在經歷國際權力結構的轉換,新興大國正在挑戰老牌大國。”她補充說,“如今,同樣的一幕正發生在美國與中國,以及中國與日本之間”,同時她還表示,“中國與它另外兩個鄰國——越南和馬來西亞——也有爆發衝突的可能性。”
  哈佛大學著名教授格雷厄姆?阿利森(Graham Allison)也警告說,東亞已走向“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他並補充道:“當一個迅速崛起的大國與一個老牌霸權國競爭時,麻煩接踵而來。”2013年初,時任盧森堡首相的讓-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警告稱,2013年看起來像1913年一樣危險。2013年底,《經濟學人》雜誌(The Economist)也警告說,“一個世紀已過去,當今世界卻與那個導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時代有不少相似之處,令人不安。”
  2014年1月,我在達沃斯親身感受到了這種悲觀情緒。幾位著名西方學者問我中國和日本之間是否會爆發戰爭。我非常有信心東亞不會發生戰爭,以至於我提出以1賠10的賠率與西方知名記者們打賭。兩位記者接受了我的賭約。今年1月回到達沃斯時,我將收取他們的賭註。
  為什麼我如此有信心東亞不會爆發戰爭,無論在東中國海還是南中國海?答案很簡單,因為我瞭解推動亞洲變化的力量。雖然許多亞洲鄰國會發出憤怒的民族主義聲明(他們必須這樣做來應對普遍的民族主義情緒),但他們的行動是謹慎和務實的。
  過去二十多年間,我一直在寫關於亞洲崛起及其推動力量的文章。東亞各國領導人之間有一個了不起的共識:亞洲需要利用當前的機會之窗,把重點放在經濟發展和增長上。戰爭是發展的最大阻礙。如果亞洲人真的愚蠢,他們或會卷入這樣的戰爭,破壞自己巨大的發展前景。大多數亞洲國家的領導人,都很明白戰爭的危險。因此,雖然這一地區會出現局勢緊張和對抗,但無論在2014年還是2015年都不會爆發戰爭。隨著2015年緩緩展開,我想鼓勵所有西方學者根據亞洲本身的情況理解亞洲的根本發展動力,而非將理解建立在西方先入之見的基礎上。(編輯:王輝)  (原標題:英媒:2015東海南海不會爆發戰爭 - 中國頻道 - 中國日報網)
創作者介紹

褐藻醣膠

ao05aovry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